很多事其实一开始就注定好了,有些差距是没有办法再赶上了。哈哈

混乱的疯狂的迷惘的不知所措的似乎要回归最开始那样

寒冬哦

这到底是一次恐吓呢,还是来真的呢。
某个东西是把双刃剑,好得让你拍手称快,坏得让你自己也血肉模糊。

习以为常的是,我对自己对于那些造成一片兵荒马乱,如大难临头人人自危的事麻木冷漠而感到习以为常。
那又怎么样呢。蜉蝣撼树,好多却只是掉掉眼泪的功夫,装模作样的愤慨难过,连蜉蝣都不如。
不是人人都健忘,而是人人都会在时间的过滤中,自动把曾经视作严重、视作可怕甚至是恐慌于未来的事,化为轻描淡写的——已经过了那么久,还抓着不放干什么,或者直接当不曾“参与”过(如果无所作为的三秒而过几天就抛之脑后的参与也算的话)。
我看够了,受够了,也不关我的事,千千万万个人里面,坚持到最后的又能有几个。

一个偏执狂。哪一天我提早死了,一定是我自己把自己固执闷死的。

我记得,哪一篇文章里说,人的悲欢是不相通的。今日这位大师的离开,几乎所有人都在哭泣,因为纵使不知道,也会有听过、看过,本来,也只是为此而感到惋惜的,但一个个人地看下来,看那些回忆那些述说,忽然间就眼泪盈眶。
不知道说什么好。《难念的经》我才开始听没多久。

生不如死生不如死生不如死生不如死

病痛总是让我溃不成军,狼狈到只想死去

1 | 17
© voice / Powered by LOFTER